她没有闹事,这让他感觉这个婚礼与她更加有趣

她没有闹事,这让他感觉这个婚礼与她更加有趣

后来,林青当然没有闹事,这让慕离有些意外。

再后来,陈瞿东和梁若仪来敬酒的时候,她已经恢复正常了。

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那种正常,她微微笑着站起来,举杯:“学长,若仪,祝你们白头偕老,永浴爱河,早生贵子。”

然后,她一饮而尽,对陈瞿东的祝福似乎无比真诚。

“林青,看不出来啊。”陈瞿东笑,让他那张轮廓分明五官俊朗的脸更加赏心悦目了,“居然有这么好的酒量。”

林青继续维持着微笑,她不会告诉陈瞿东,她的酒量其实只有三瓶啤酒,白酒……这是她第一次喝。

“我先招呼其他客人。”陈瞿东略带歉意地说。

林青微笑着点点头,又坐了下去,头微微发晕的缘故,她不敢再抬头了——无论如何,她不能在陈瞿东面前露出窘态。

“慕军长。”陈瞿东视线一转,落在了慕离的身上,笑容变得十分客气,“谢谢你能来参加我和若仪的婚礼。”

慕离举了举手上的杯子,唇角虽然有浅浅的笑意,但神色中依然有明显的疏淡:“恭喜。”他一饮而尽。

这时,旁边已经有议论声了,因为陈瞿东那一声“慕军长”。

慕家,B市的红色名门,慕离年纪轻轻就身居要位的事情,更是被B市的各大家族当成谈资。

可是,慕离自小不喜欢露面,很年轻的时候就出了国,回国后就加入了部队,见过他的人没多少,可是他的光荣事迹摆在那儿,久而久之,他就成了传奇人物。

然而,传奇人物并不喜欢被人议论的感觉,在众人的议论声中,他偏头看了眼林青——只有她,只有她安安静静的低着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呵,有趣。

因为还有其他客人,陈瞿东夫妻并没有多在这一桌逗留:“大家吃好喝好。”

林青抬头微笑着目送陈瞿东和梁若仪,而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低下了头,眼角眉梢的失落,谁都能看得出来。

当然,陈瞿东也注意到了,可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在离开这一桌前,深深地看了林青一眼。

慕离晃晃杯中的红酒,呷了一口,唇角勾起一抹神秘莫测的微笑——这是他参加过最有趣的婚礼。

差不多十点的时候,婚礼终于结束,一对新人在亲戚朋友的簇拥下离开,宾客也陆陆续续离席。

只有一个人对散场无所察觉——林青。

林青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垂着头坐在座位上,微微弯着腰,一头长长的黑发随着她的姿势披散下来,白嫩的双手也笔直垂在身体的两侧……

这个姿势,有些诡异。

更加诡异的是,这个姿势,林青从陈瞿东夫妻敬酒走后不久,就维持到现在了,她动都没动过。

服务员进来收拾的时候,就看见宴会厅只剩下一个穿着白裙子披散着头发的女人。

“小姐。”服务员拍了拍林青的肩膀,“小姐?”

“……”林青木头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小姐?”服务员的声音大了一点,“小姐,你没事吧?”

“有事。”林青忽然开口,声音如蚊呐般细小,隐含着些许委屈,“我喝醉了……”

服务员被她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地拍拍胸口:“哦,小姐,你走吧,我们要收拾了。”

“……”林青努努嘴,又回到了木头模式,一动不动。

服务员露出无奈的表情——她总不能直接把这个瘦弱的女人直接拖出去扔了。

慕离站在宴会厅门外,目睹了这一切。

本文来自小说《军长先生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