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众是如何被踢出中国网游第一阵营的?

丨本文由华商韬略原创

丨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丨作者:王莹

给两个提示,猜一家游戏公司名字:

17年前,它创造网络竞技吉尼斯世界记录,创下当时规模最大的网络围棋比赛人数记录——12140人;

最辉煌时刻,它拥有2亿注册用户,月活跃用户1500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60万;

14年前,这家游戏公司,曾与与中国游戏在线、边锋网游并称为国内休闲游戏市场上的三大巨头。

这家公司的名字并不陌生,它曾是世界上最大在线游戏网站——联众世界。

联众创立于1998年,同年腾讯在深圳创立。十九年后,后者的市值已超过千亿美元。而联众三年前上市,30亿港元市值,不免令人唏嘘。

巅峰

联众世界是中国棋牌休闲游戏互联网服务商之一,专注于为玩家提供在线棋牌休闲游戏。

1998年联众公司的游戏网站推出后,注册用户和网站访问量直线上升。

截止到2001年6月,联众公司的注册用户接近2000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超过16万,日页面流览量超过3000万,日在线总时长220万小时以上,以无可置疑的实力跻身国内网游第一阵营。

联众是如何被踢出中国网游第一阵营的?

两年后,腾讯推出QQ游戏。据说,鲍岳桥亲自上去玩了一下,觉得不过如此,并未把QQ游戏放在眼里,反而将研发重心投入到“联众新世界”中去,原有系统不再更新。

刚开始,QQ游戏似乎并未影响联众一路狂奔的势头。2004年,联众注册用户总数达到1.7亿,最高同时在线人数突破72万,在中国、美国、日本、韩国架设有服务器,这样的规模无人能及。

然而,好日子终究不会太长。

2001年,以盛大为代表的角色扮演类大型网络游戏崛起,逐渐取代联众主营棋牌类网络游戏的地位,更多人将时间用于大型网游而不是休闲游戏。以旗下运营的《传奇》为例,2002年,最高同时在线人数突破60万人。

2004年下半年,国内运营商开始清理整顿SP(服务提供商)市场,10月份左右,在被质疑涉及赌博游戏后,联众被迫关闭了部分有争议的游戏项目。受此影响,联众在线人数一度下降。

2005年,最初效仿联众做棋牌类休闲游戏的腾讯QQ游戏同时在线人数达到130万,这个数字同比联众巅峰时期,翻了近一倍。

数据告诉联众:你已被踢出国内网游第一阵营。

豪门

2010年7月,《计算机世界》刊登了一篇题为《“狗日的”腾讯》的文章,文中把腾讯作为互联网公敌进行批判,叙述了联众、奇虎360等与腾讯之间的恩怨情仇,文中甚至有联众创始人鲍岳桥等“受害者”声泪俱下的“哭诉”。

联众是如何被踢出中国网游第一阵营的?

撇开腾讯疯狂“抄袭”般的“复制”行为,联众自身难道一点问题没有吗?面对腾讯等竞争对手的疯狂围剿,联众难道坐以待毙?

当年,面对不断下滑的在线人数,鲍岳桥并不甘心,为夺回霸主地位,只能求助外援,想找一棵大树靠靠。大树是找到了,树也足够大,只可惜,人家不是来帮你乘凉的。

此树就是韩国NHN集团。

NHN集团于2001年9月由“Naver”和“Hangame”两家分别从事门户网站和棋牌类游戏的互联网公司合并成立,2002年10月在韩国股市上市,是韩国市场上股价最高的游戏股,曾是韩国第一大门户集团。2004年,NHN集团以1亿美元的天价购入了联众50%的股份,业内戏称,联众嫁入豪门,但豪门之路并不好走。

首次冲突是对《灵游记》的代理运营问题。

NHN集团希望新娶进来的“联众”能全身心地代理这款游戏产品,并不断引进韩国网游。这和鲍岳桥想走自主游戏研发这条路发生强烈冲突。况且,联众一直对大型网游不敢兴趣,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它对《灵游记》的运营。

联众是如何被踢出中国网游第一阵营的?

由于NHN集团一直不支持联众自主研发,导致其游戏研发团队遭到解散或研发工作停滞,这让鲍岳桥等创始人非常不满。在对抗过程中,韩方越来越感觉到联众并不怎么听话。

在合作六年过程中,双方都感到相当“不爽”。

期间,腾讯则持续发力。2006年第三季度,QQ游戏最高同时在线人数已达到256万,而联众同时在线仅前者的五分之一。

2009年,联众开始亏损。

2010年,NHN集团将所持有的联众股权全部售出,“无法利用联众的用户资源和本地化的市场资源达到其期望目标”的外界传闻,也许是其撤资的重要原因。

其实,鲍岳桥一直指望,NHN集团能够给予联众游戏研发团队技术支持。

但用脚趾头也想得到,NHN集团不可能让联众走自主游戏研发路线,NHN集团来中国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打入中国市场。花一亿美金买你为了什么?买得不是联众这家公司,而是一种愿景——联众当时在国内游戏平台的领先地位所提供的美好市场前景。

人家可不是来帮助你发展棋牌游戏,而是想把旗下的大型网络游戏,直接通过联众,卖到中国赚钱。

可见联众“嫁入豪门”时,还并不清楚,人家“娶”自己的目的。这种带有理想主义的天真情怀,在创始人鲍岳桥身上,并不是偶然现象。

联众是如何被踢出中国网游第一阵营的?

当时,被腾讯围剿得踹不过气的鲍岳桥,首先想到的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如果能与腾讯进行合作,联众还有一线生机。他一个人亲自跑到深圳,都到腾讯大楼了,但马化腾选择避而不见。

马化腾确实没必要见鲍岳桥。

棋牌类游戏规则固定,上网查查就知道,几乎没有技术门槛,联众玩家又与QQ用户高度重合。众所周知的游戏规则固定,腾讯有技术,又有庞大用户基础,自己“复制”一个就得了,难道还要花大价钱收购联众,然后和鲍岳桥谈分成?小马哥可不傻。

谈合作的前提是,手里有筹码。不知当年站在腾讯大楼下的鲍岳桥,面对马化腾,他手里还能拿得出什么。

放弃

找外援会错意,低头求和吃闭门羹,联众就只有“等死”这条路吗?

事实上,联众输给腾讯,主要原因在于,腾讯即时通讯带来的庞大用户数量和粘性。

说到即时通讯,联众在2000年推出了GICQ——这和QQ的前身OICQ推出的时间相差无几。只不过前者最终选择放弃,后者选择了坚持。

联众是如何被踢出中国网游第一阵营的?

“实际上,早在1998 年,我们就成立了一个专门研发和发展联众 IM 工具的小组。”鲍岳桥回忆说。该小组在 2000 年推出了联众自己的GICQ ——GAME 中的 ICQ。

“在当时,我们拥有很好的技术。”鲍岳桥说。在QQ已经初见成功之后,网易等公司也推出了自己的IM软件,不过这已经是2004年的事情。

2000 年,联众开始进行GICQ的推广,方法是捆绑在联众用户上,也就是说,联众的用户都必须下载GICQ才能进入游戏功能。但很快,这种带有强制捆绑意味的做法遭到部分用户的抗议,并且把意见贴到了联众的论坛上。

对GICQ捆绑式推广的反对很快被鲍岳桥发觉。“当时我们3个高层研究后达成一致意见,就是立刻把推广方式由捆绑变为用户自主选择。”但取消强制后,联众用户很少主动去下载,GICQ的好处还没来得及接受市场反馈,就被创始人自己无奈打入“冷宫”。

实际上,马化腾也曾经对自己手中的 QQ产生过怀疑,打算卖掉腾讯。

不过,十分幸运,腾讯没有卖出去—从今天来看,联众GICQ的不幸在于没有腾讯那么巨大的压力,马化腾必须把QQ 做成功;联众成功得很早,自然要在已经赚钱的项目上下工夫,对看不清即时通讯未来方向的项目上,联众只能选择放弃。

不妨大胆臆想,如果鲍岳桥能够继续把GICQ 做下去,也许现在被广泛使用的就不是QQ而是GICQ了。2002年,当联众意识即时聊天软件威力时,为时已晚,悔不当初。

可见,在生意场上,有先见之明只是事情成功的一半,太多人因迷茫而选择半途而废,联众这一“废”,废掉得可是中国游戏的半壁江山。

偶像

谈到联众创始人鲍岳桥,从UCDOS流行的那天起,他就成了中国无数程序员的偶像。

当时在中国市场,主流操作系统仍是DOS,许多人围绕着它开发了汉化版的操作系统。但对于拼音不好,五笔打字又太难的人来说,这些汉化版的操作系统仍有局限性。鲍岳桥决定自己开发一个汉字系统,PTDOS横空出世。

为了推广自己的PTDOS汉字系统,1993年,在橡胶厂呆了4年的鲍岳桥只身来到北京,进入希望电脑公司。白天,他在外面向各种用户搞推广;晚上,埋头在地下室开发PTDOS2.0版本。

联众是如何被踢出中国网游第一阵营的?

1993年10月,PTDOS改名为UCDOS。希望公司的市场能力加上UCDOS过硬的质量,一年以后,UCDOS销量大增。到1997年年底的时候,他的这套软件已占领了全国97%的市场份额。

UCDOS卖到这样的程度,鲍岳桥还是拿一点工资,甚至还不如一开始PTDOS在希望公司代销时赚的钱多。

这位“程序员偶像”谈起技术来两眼放光,但是对产品的市场推广、商业化却知之甚少,似乎“得失”二字对当时的鲍岳桥,并不那么重要。

“很多事情做成功了,就是因为当时没有考虑得太多,如果特别斤斤计较,患得患失,好多事情就耽误了。我如果当时自己开公司,也许早就死掉了。自己做要关心的事情非常多,而依托希望公司,就可以全力以赴地做开发,使产品不断完善。虽然自己做赚的钱可能会比较多,但最后的影响会小很多。一个人活着能干自己想干的事,是最重要的。”

这段话,不管是鲍岳桥“顾全大局、不计得失”的个人风度,还是为掩盖当年压根不知道还有“版权”一说的无知,他个人开发的汉字系统“一夜之间”变成了希望公司的汉字系统。

联众是如何被踢出中国网游第一阵营的?

简单说,希望公司没花一分钱就拿到了UCDOS的版权。这在今天,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1998年,DOS系统的时代走到尾声,windows中文版取而代之。

但作为中国第一代程序员,“鲍岳桥”这三个字是可以和王志东、求伯君、严援朝相提并论的,他们身上的技术热情和理想情怀,至今仍然闪耀着光芒。但市场经济下无法名利双收的“诅咒”,在他们身上得都得一一验证,这和时代有关,也和个人性格有关。

出局

如果说,第一次“放弃版权”是鲍岳桥打得“顾全大局”的小算盘,那么,中公网以500万“低价”取得联众高达79%的股份,难道又是其“高风亮节”之举?

由于缺钱,鲍岳桥、简晶、王建华三位创始人准备出让联众股份,但从1998年12月开始谈,一直谈到1999年5月,还没个结果。

三个人都很希望这个痛苦的过程早点结束,他们自认是搞技术的,不是弄商业的,把时间浪费耗在融资谈判上很不划算。所以,当海虹控股子公司中公网老板一口答应联众值500万元的时候,三人竟然觉得中公网很爽快,顿生好感,毕竟这三人已经一年半没给自己开工资了。

鲍岳桥明白,也许等一段时间,价钱肯定会高于500万,但至于高多少,大家心里都没谱。因为,很多公司拒绝买联众的理由是,认为联众不能赚钱,没什么意思。

在前面融资过程中,虽然鲍岳桥一方面不停地讲ICQ、Hotmail的故事,讲这些产品虽没有一个明确的赢利模式,也都以大价钱被收购;当一方面他也在不断自我怀疑和否定,这条路是否在中国也能行得通。

所以,鲍岳桥认为500万,对联众来说,并不吃亏。

“当时国内根本就没有一次网站融资的典范,最早的四通利方也是以软件公司的形式融资的。我们当时搞不清楚那么多东西,很难说是吃亏了还是赚钱了,我们当时想的只有一点,就是必须先把这件事做起来。”

联众到底有没有“贱卖”,明眼人心知肚明。

联众是如何被踢出中国网游第一阵营的?

据国外市场研究机构调查显示,1999年,联众名列新浪、雅虎、网易、搜狐之后是国内最受欢迎的网站之一,访问量居前5名,占据游戏市场约85%的份额。

当年,联众游戏网站每天联机时间3万小时以上,粗略估算,从1998年6月开通一年以来,网民为玩联众游戏支出的电话费超过4000万元,相应地,联众为各ISP(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创造的收入不少于6000万元。

据说,就在卖给中公网一星期之后,有人来找,愿意出价3000万元。

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十年后,鲍岳桥终于站出来“承认错误”:“被一个A股上市公司控股79%的公司,VC(风险投资)已经很难进入了,如果我们结构合理的话,老早就会有外国的VC投进来,公司的很多发展、策略都会不一样。”

如果早点认识到这点,三人后来也不会相继“出走”联众。

海虹控股原名海南化学纤维厂,是经海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成立的国企。海虹控股家族气氛严重,对联众长期缺少投入,在人才、企业机制上缺乏现代企业应有的机制与意识,这使得联众难有本质上的突破。

2004年海虹控股出让联众50%股份给韩国NHN集团。鲍岳桥等3名创始人选择退出,每人套现1400万美元。

可惜的是,如前文所说,豪门之路并不好走。对内,股权结构的变化反而使公司管理更加复杂;对外,腾讯、盛大、网易等竞争对手迅速扩张,打得联众毫无翻身机会。

到2010年联众管理层收购时,联众的估值仅为5000万美元,只相当于6年前的25%,市场份额从十年前的85%下跌到不足1%。

至此,联众已彻底出局。

……

19年前,当联众名满天下时,腾讯还在苦苦寻找投资者。

19年后,在244亿美元的中国游戏市场,腾讯就占了102亿,瓜分着中国游戏市场的半壁江山。而联众,早已消失在灯火阑珊处。

图片来源于网络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头条号】,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就在华商韬略!

版权声明:版权归华商韬略所有,转载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回复“转载”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