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作者|张家欣

编辑|李春晖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转眼间,初代虚拟偶像初音未来都出道11年了。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即便形象永远是那个双马尾的绿发少女,但作为一个“偶像”,她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老人”。而在11年的光荣之路上,人们对虚拟偶像的接受度越来越高,整个产业链日趋成熟。一大批初音老师的“后辈”更是前仆后继,各出奇招。

特别是在在线视频、直播等新媒介形式崛起后,新一代的虚拟偶像们,开拓了前辈不尽相同的道路——虚拟主播。当up主做视频,直播聊天和打游戏,接受广告商赞助……除了没有实体,她们与现实主播无异,连人气也丝毫不输真人。

她们站在初音这一“巨人”的肩膀上,眺望前方的无限可能性。既然假脸女主播可以称雄,不如整个人都是假的,更臻完美,更不会因人的弱点而令人失望。

欢迎来到虚拟主播世界

孕育出初音的日本,在虚拟主播领域,无论是数量还是设定都遥遥领先。而欧美也发展出了自己独特的INS网红风格。甚至在我们没注意的时候,这些全新概念的纸片人,也已经有了中国本土的孵化。

最符合传统“主播”印象的,当属日本出品的虚拟形象。她们被统称为VTuber,即virtual youtuber。很明显,其主要阵地是youtube。

VTuber通过真人配音、动态捕捉等方式产生,其设定包括AI、JK(女高中生)、吸血鬼、护士、甚至都市传说中的失踪小学生等等。论设定的丰富性,与日本地下偶像组合有异曲同工之妙。

眼下,日本虚拟主播数量已成爆发之势,自然也就迅速形成了自己的网红头部。所谓VTuber界“四天王”应运而生。不过,说是四天王,有5人却是常识。她们分别是绊爱、辉夜月、Akari、小白和狐娘。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四天王同人图

自称“世界第一个Virtual YouTuber”的绊爱,从2016年10月18日开始活动。她的设定是一个AI,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和恍如智障的表情确立了个人风格,外号“人工智障”。

辉夜月则是以独特的声线脱颖而出,形容其声音的同人视频《被掐住脖子的哈姆太郎》,曾荣登niconico网站VTuber类目播放量第一名。目前其同人图数量依然是VTuber中的首位。

已成体系的VTuber拥有稳定的平台和粉丝群,甚至还有专业网站会实时更新人气排行榜。榜单以最新视频播放量、所有视频总播放量,以及粉丝数为标准,目前绊爱的总播放量已经突破1亿。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VTuber们是典型日本萌妹子风格,而欧美系虚拟博主则和卡戴珊这样的欧美网红类似,走野心勃勃的时尚路线。

“史上第一个虚拟时尚博主”Miquela Sousa,日常就是晒晒穿搭以及名人合影,ins粉丝已超百万,她的设定是来自洛杉矶的19岁少女。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围绕这一虚拟形象,人们建立起了一套完整的世界观。她不仅有“性奴机器人逃出生天后成了网红”的励志背景,还有同为虚拟形象的男性友人,甚至还有虚拟竞争对手Bermuda,对方还黑了她的ins账号!简直是为撕逼加戏铺好了路。

其戏精程度也不让人类。Miquela曾在ins发文称:“我刚刚很痛苦地发现,自己并不是真人,而是一个由硅谷制造的机器人!”

既然有了“史上第一个虚拟时尚博主”,自然也少不了“全世界第一个虚拟超模”——黑人模特Shudu Gram。英国摄影师Cameron-James Wilson表示,自己以众多名模为原型,打造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各位看官觉得如何,称得上世界上最美么?(硬糖君是不是政治不正确了……)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压轴出场的当然是我大天朝,2017年8月12日,一位名叫小希的up主在B站发布了首个视频,其备注是人工萌新,B站首位中文虚拟UP主!”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国产虚拟偶像普遍偏日系,小希也是典型二次元萌妹子派的。其所属的“虚拟次元计划”,旗下还有另一位“虚拟次元的小桃”。B站官方账号粉丝16.5万,总播放量453.8万。

“假主播”的真粉丝

“始于颜值,陷于反差,忠于人设”。虚拟主播虽然没有实体,但是圈粉的套路一个不少。

“优秀的模型”等于好看的皮囊,颜值固然重要,更关键的是背后那个真人的谈话技巧,可挖掘的人设,团队的企划能力等。

接地气的谈话主题,随机应变的幽默感,润物细无声的亲近,这跟人们对现实主播“会聊天”的需求是一致的。国产的小希和小桃,卖得了萌,也讲得了相声: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而欧美的虚拟网红除了令人羡慕的身材和五官,更积极配合了年轻人注重自我表达的需求。Miquela刚“出道”时,利用虚拟身份的便捷之处,常常私自p出与洛杉矶网红和名流的合照,还经常对美国的黑人、女权、控枪、宗教与难民问题发表意见。这些都是她人设塑造的一环。

此外,找到适合自己的传播方式,也是这些虚拟角色站稳脚跟的重要方法论。绊爱“人工智障”的表情包,可爱中透露着一丝鬼畜,满足了病毒式传播的要素。最初技术和经验的不足,反而成了无心插柳的结果。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反差萌也是必不可少,而这点在虚拟偶像身上显然更容易做到。Vtuber当中,很多角色顶着萌妹子的外貌,却是在游戏里大杀四方的高级玩家。虽然让人怀疑背后真人的身份,但的确圈了不少粉。

猫宫就是一名FPS游戏高手,通过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里狂秀操作,关注者数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突破10万。Akari也是一名《掘地求升》大师。其他Vtuber也或多或少都会推出游戏实况或解说视频,都极具观赏性。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现实中技术过硬的游戏主播,不是网瘾少年就是抠脚大汉,美貌女主播三不五时被曝“代打”,让人愤而粉转黑。而看vtuber们的游戏视频,软萌的妹子和亮眼的技术,两者皆有。即便她是虚拟的,真正在操作的可能还是游戏宅男。可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就可以安心既当颜粉又当技术粉。

这种反差萌也造就了她们与真人偶像最大的不同——有时候,人设崩了反而是萌点。

北京时间2018年2月4日下午四点左右,因直播软件bug,vtuber史上著名的播出事故发生了。名叫野良猫的vtuber真容曝光,一位眼镜大叔赫然出现在画面中。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令人窒息的表里对比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事后野良猫不仅粉丝涨了3000多,更得到了“还是男人懂得如何撩男人”的高度评价。

而野良猫的“好基友”,四天王之一的狐娘,全称狐娘大叔micoco,则是将大叔的声音和本性暴露无遗,完全不顾角色外形是兽耳萝莉。他自称在便利店打工,对俗世的辛辣点评非常戳中社畜们的心。在这里,大叔的本质反而是加分点。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爆款并无定式,好玩是一切娱乐的原点。虽然主播们的形象是虚拟的,但传递的观念和共鸣是真的,并也因此收获了一波真情实感的粉丝。

偶像、游戏、时尚,纸片人的商业梦

数量庞大的虚拟主播,粉丝们一般将其背后的操纵者称为“中之人”,这是从日语直译过来的,是“里面的人”的意思。中之人又分为“企业势”和“个人势”,也就是团队运营还是个人运营。

企业势意味着有钱,人设丰满,运营开发专业。最直观的一点体现在角色们的动作,不僵硬、动作手势多、可全身运动、穿模现象少,一般就是出身大户人家,比如Akari和梦咲枫。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梦咲枫视频截图

而个人势一般都是低成本的,上文提到的暴露“真身”的野良猫,很明显就属于这一种。但这也有她们的萌点,个体更能与受众产生共鸣,互动也更加自由。

企业派通常有能力推出多个虚拟角色进行联动。比如今年2月8日强势入局的彩虹社,一次性就推出了8个称之为“一期生”的VTuber。3月15日,彩虹社又发表了10人的“二期生企划”。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这种“x期生”的说法,很容易让人联想到AKB48的体系,而互相联动以老带新,不就是日本偶像的那一套操作吗?

但这种流水线造星也引发了粉丝不满。因为对人设的不够重视,有人说它在蹭虚拟主播的热度,做的事情还是传统主播的套路。而akb化的打造模式,又让粉丝担忧会将虚拟主播带跑偏。与此同时,彩虹社旗下的众多角色,有名气的屈指可数。跟不上的后续开发,也让粉丝像吐槽经纪公司不作为那样,怀疑彩虹社的存在意义。

因为游戏类视频在vtuber业务中的重要地位,角色们目前最主要的广告主,还是各大游戏厂商。

但作为四天王之一的绊爱,就有更多选择。她不仅以声优、歌手身份出道,推出主题咖啡厅、写真集,还成为了日本旅游形象大使,并在4月推出了自己的电视节目。

人们愿意为假脸女主播打赏,那如果整个人都是假的呢?

绊爱

日本的vtuber走的是本土偶像商业化的路子,欧美小伙伴们则更倾向于大众意义上的网红,混时尚圈,热衷带货。Miquela在米兰时装周帮PRADA宣传了秋冬秀,还与CHANEL等品牌有合作。黑人模特Shudu Gram也拿到了美妆品牌Fenty Beauty的代言。

而我们中国的虚拟主播,目前还处于萌芽阶段。以之前洛天依的速度看,培养出这样的原创IP还需要相当时日。

硬糖君倒是开个脑洞,我们不是没有虚拟偶像,而是没有将已经具有虚拟偶像实力的人做出足够开发。像《全职高手》的叶修老师,如果开个游戏直播,岂不妙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