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罗》电影评分现罗生门,互联网平台数据何时能够真正透明?

文 | 杨三喜

科幻“巨制”《阿修罗》撤档了,但这部电影引发的话题还在讨论。观众中,不少粉丝在微博上喊着“心疼我三石弟弟”,而影视行业从业者,则将关注点放到了猫眼、淘票票对同一部电影评分差异极大的现象上。

《阿修罗》电影评分现罗生门,互联网平台数据何时能够真正透明?

随着评分、口碑对一部电影票房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各平台评分系统也愈加被重视,不少片方都开始在评分上操作,雇水军、刷评分,导致因数据发生的罗生门事件也越来越多,引来吃瓜群众的关注。不过,好在最后观众的选择是真实的,市场的手会淘汰那些质量过差的影片,那么作为辅助我们判断的大数据,又究竟何时能够恢复本该有的单纯、透明?

《阿修罗》两平台评分的罗生门

猫眼4.9、淘票票8.4,《阿修罗》上线第一天,两个在线票务平台就给出了天差地别的评分,作为观众可能很难发现这一情况,但片方第一时间就通过微博发布了一篇质疑,认为这是猫眼在恶意刷低分,并指出这是“行业的耻辱”。虽然由《阿修罗》片方质疑他人“耻辱”是有些可笑的,但关于数据的真实性,确实是我们都该重视的问题。

《阿修罗》电影评分现罗生门,互联网平台数据何时能够真正透明?

那么这两个平台的评分,究竟是谁更接近真实?

我们先从高分说起。在口碑如此差劲的情况下,淘票票的初期高分确实让人难以信服,但读娱君观察到,早在今年5月,《阿修罗》就启动了“百校路演”,主演之一的吴磊亲自走进各大学院校,与学生们互动。吴磊作为新晋的流量小生,在校园、女性群体中都有庞大的粉丝基数,并且在微博上#吴磊阿修罗#的话题阅读数也超2.6亿,话题下多为粉丝购票并夸赞的内容,足见《阿修罗》在上映初期出现高分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据2017年QuestMobile报告显示,女性用户、年轻用户更偏爱淘票票,猫眼电影的男性用户、中年用户占比更大,这也是高分出现在淘票票而非猫眼上的可能原因之一。毕竟不同平台用户确实存在细微差异,用户的使用习惯致使两平台的评分意见相左,也不能说是多难理解的情况。

而随着影片正式上映后的口碑下滑,淘票票的评分也在逐渐下降,电影上映3日后评分下滑至7.5,目前停止在6.9,与目前猫眼的6.4分,都属于动态评分,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阿修罗》电影评分现罗生门,互联网平台数据何时能够真正透明?

当然也有媒体说淘票票最靠前的评论都是10分的好评。但就读娱君了解到,最前面的好评可不止淘票票一家,你打开阿修罗猫眼页面,亦是如此。

《阿修罗》电影评分现罗生门,互联网平台数据何时能够真正透明?

而这样的原因是因为最靠前的好评论获得了所有评论中最高的点赞和评论,被顶了上来。也就是说,最靠前的评分也是动态的。

就是这样的机制,却被有的媒体拿来指责平台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显然存在很强的指向性误导,让人疑惑其中似乎存在某种阴谋。

再说猫眼的4.6分,其实初期这样的分也并不能证明是恶意刷分,但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电影宣布撤档后,猫眼的评分反倒涨至了6.4,这逆口碑上涨的评分就让人难以捉摸了。也许你会说这也是吴磊粉丝看不得小哥哥作品分数太低,但实际上在电影宣布撤档后,吴磊的粉丝都在呼吁停止向周边人安利《阿修罗》的行为,“一撤档我们就闭麦了”。

所以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其实最关心电影评分高低的,并不只有粉丝群体,影片相关利益方所受影响才更大。

在猫眼4.6分出现之时,《阿修罗》就站出来指责猫眼有“网络黑水攻击”的嫌疑,但在那篇质疑中也透露了一个信息,“猫眼在经过内部核查之后表示,评分合理,之后便不了了之”,也就是说,猫眼当初认为4.6是真实数据并作出回应,且猫眼不是电影相关利益方,那么如果后来是再主动把评分调高至6.5,则无疑是在打自己的脸。

而《阿修罗》片方,则有更强的刷分动因,哪怕电影下线了,但其投资的7.5亿并不能就这么算了,并且官方也表示未来电影终将会再次回到院线,所以让这一阶段结束的不那么难堪。

平台数据真实性仍待加强

关于电影片方在评分上的纠结之事数不胜数,今年初就有《逐梦演艺圈》导演毕志飞因豆瓣评分过低而状告豆瓣,此前更是有众多导演、片方直指豆瓣的差评,但明眼人都知道,那些怒急“跳墙”的电影质量确实不过关。

那么,他们为何多指责豆瓣,原因有二,一是豆瓣上的电影评分多为电影硬核受众所打,他们更偏爱有思想、内涵的电影内容,因此其上关于国产电影的评分往往都低于猫眼、淘票票上大众的观影评分,但豆瓣的影响力却不小,因此片方都希望在豆瓣上有个好成绩;二是豆瓣多年来一直在反刷分上作出努力,片方通过购买账号、水军等方式影响豆瓣的成本过高。

而说到这,也就又回到了老问题上,电影片方的刷分现象。多家媒体曾报道过刷分产业链,据北京商报信息,随着近年来监管力度的加大,三年前豆瓣一条真实用户评论报价约20元/条,现在价格至少翻番,而猫眼的报价则从5-6元/人增至7-8元。尽管监管力度严格了,价格也提高了,但刷分的产业链仍然存在。

换句话说,各评分平台的系统、数据真实度也仍然有不完善之处,而这个情况在猫眼可能更突显,今年五一档《后来的我们》的退票疑云,就围绕在猫眼头上。

当初《后来的我们》为了拉高票房,采取了先购票后退票的不道德手段,而退票情况多是从该片的合作宣发方平台猫眼上发起,这使外界怀疑是猫眼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而直到现在,虽然猫眼方面给出了强硬的否认回应,但最终的定论无人能知,电影导演张一白在事件25天后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没搞清楚这件事”。

还有今年年初,国家电影专项资金管理办公室统计,2月16日(大年初一)全国电影票房为12.61亿元,而非猫眼刷屏的13.19亿元。之后,为了挽尊,猫眼评分频频变脸,17日上午票房显示为13.18亿元,下午则再降到了12.63亿元。

《阿修罗》电影评分现罗生门,互联网平台数据何时能够真正透明?

每部电影的幕后都有一系列复杂的利益关系,事情的真相往往无法完全确定,但至少可以说猫眼作为在线售票平台、涉及影片宣发出品业务,在电影评分和宣发出品上仍然有不道德作为的可能性存在。并且猫眼也爱耍小聪明,最近原本不直接参与发行《我不是药神》的猫眼,也因为入股了欢喜传媒,而在平台发布的《我不是药神》海报上将自己添加为联合出品方和发行方,这就有了蹭热度的嫌疑。

《阿修罗》电影评分现罗生门,互联网平台数据何时能够真正透明?

在线票务平台争夺战,确实打的异常艰辛,但做好平台的义务,守住道德的底线,才能真正让电影行业、市场有更健康、更广阔的发展可能。

结语:由于利益的趋势,短时间内互联网平台的数据真实性都仍然难以保证,电影评分也不过是其中之一,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大数据又成为了辅助我们判断的重要工具,因此,我们需要有良心的、有大视野的公司,来提供更真实有效的数据,这也是推动中国文化发展的重要一步。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