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凤霞被全能神劫持了

我家住湖南宜章玉溪镇玉龙湾小区,女儿白凤霞跟全能神跑了,至今已有快一年时间,不知道现在她还在人世吗?我现在特别揪心,担心女儿的安危。

女儿白凤霞出生于1983年,算来才33岁,正是青春年华的时候。女儿长得标致,很水灵,嫁得早,刚刚二十出头就嫁人了。女儿、女婿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夫唱妇随,有了两个孩子,现在一个十岁,一个十一岁。女婿李红宇在县城开了一个铝材店,赚了一些钱,在县城的小区买了房子,生活过得原本稳定,幸福。可是,三年前,女儿白凤霞被人拉进了全能神邪教,女儿的命运由此改变。

以往,女儿都是在家操持家务,相夫教子,把家里打理得干干净净。2013年来,女儿平静、安逸的生活在悄悄发生变化。开始,女儿经常鬼鬼祟祟跟一些妇女凑在一起聚会,在家时不准孩子看电视,说那是假的,就连央视报道的招远全能神杀人案也说是假的。后来发展到不顾家、不带孩子,直到经常不回家。女婿下班回来,外孙放学回来,都吃不上饭。女婿既当爹又当妈,生意也差了很多。为此,以往恩爱有加的夫妻,开始争吵不休。女婿埋怨我女儿不顾家,不心疼老公也就算了,对孩子也不上心,导致孩子成绩下滑。谁知女儿说:“小孩子不用去管,由他们的命去。”对妻子的变化,我女婿起了狐疑,细心观察,发现我女儿带回来的一些书籍都是全能神书籍。女婿这才知道,妻子的变化,原来罪魁祸首是全能神邪教。于是,女婿对我女儿说:“你信的是邪教,你赶快退出来,好好过日子。”女儿不为所动,却说:“现在,神是我的全部,神是我的精神支柱,我离不开神。”

从此,女儿白凤霞变本加厉,经常到外地搞全能神活动。女婿这个有妇之夫,过着无夫妻之实,不如单身汉的生活,十分痛苦,忍无可忍。有一天,女婿为了挽回她,发了一条短信说:“既然我都管不住你了,那你也别管我了,我有别的女人了。”女儿收到短信后,回来与丈夫大吵一架,搬到了我家(娘家)来住。去年(2015年)的一天,女儿留下一张字条,字条写着:“爸妈:我走了,想出去两年走走,有神照顾我,勿念,别找。”看到字条,我马上打她电话,却已经关机,再没打通过。

女儿的出走,孩子每天起来就开始哭喊着找妈妈,有时孩子在睡梦中都哭醒。我们一家都慌了阵脚。女儿出门没带身份证,带走了以前用我身份证办的银行卡,卡中有7000多元钱。主要是因为女儿没带身份证,我们害怕她容易被人控制或谋害。女儿要出去两年,谁也不知到两年后还能回来吗?我们试图去找,但人海茫茫,没有线索,怎么找?我们只好盼着女儿白凤霞突然出现在眼前。

既然打不通女儿电话,那就等女儿电话吧。我和他爸都把手机调为最大声音和震动提醒,生怕错过每一个电话。每次电话响起,心里就砰砰直跳,希望是女儿打来电话,但每次都是失望。2015年10月的一天,我接到电话,我迫不及待接通,声音很小,是女儿的声音。我万分惊喜,屏住呼吸听女儿久违的声音。女儿说:“妈妈,我是偷偷打的电话,不方便说话,不能说久了,挂了。”还没容我询问,女儿决绝地挂了电话。我瘫坐在地上。

我急中生智,赶快查找来电显示,发现打来的号码是郴州的号码。我当即打过去,对方说那是郴州天龙站公用电话。我们一家当即赶到天龙站寻找,但女儿早已不知所踪。我们想到了报警。通过警察调用监控,发现女儿曾在五岭广场附近农业银行取钱,周围疑似有数十人守着她。随后,一伙人消失在监控中。

虽然没找到女儿,我们的心里也平静了一些,好歹知道女儿还在,而且离家还不远。既然接到女儿电话,我们就继续采取守株待兔的办法,守住每一个电话,不想错过女儿一个电话。2015年12月,我再次接到女儿电话,她依然很小心讲话,说:“妈妈,我以后可能没机会跟你们打电话,你让红宇另娶吧,我对不起他。”这个电话,让我的心一下跳到嗓子上。经过查找来电显示,回拨,才知女儿已经转移到了广东韶关乐昌县。我们又立马奔到乐昌县。来到乐昌县,陌生他乡,举目无亲,女儿,你在哪里?我想,女儿既然信神,应该会去基督教堂吧!我们说走就走,连忙找到乐昌的基督教堂。教堂的人说:“你们也是来寻人呀?可怜啊,每天都有来这寻亲的人,刚刚走了几拨人,她们是信邪教,不会来这里。”

2015年,是我家最难熬的一年。自从女儿出走,我家每个人都在度日如年。直盼到大年三十,也没盼回女儿。我和老伴的新年是在老泪纵横中度过的。每次失望之后,希望就更强烈。真是越挫越勇,一家人不气馁,各方打听。期间,我们还到曾经常带女儿参加聚会的一个妇女家,要她告知女儿下落。情急之下,我们与这名妇女一家发生口角,就差点打起来,对方打了110,我们被民警带离。

2016年3月,女儿再次打来电话,声音很急切,很微弱:“妈妈,快救我……”。就这一句话,再没出声了。这个电话让我们更加坚信,女儿被控制自由,凶多吉少。通过半年多寻亲,我了解很多全能神的勾当。比如,全能神要求信徒用化名,不用身份证,不用电话,女信徒有可能沦为“过灵床”,成为小头目的“神配”。又如,全能神组织不让退教,出来拉人入教不让回,怕反水举报内幕,生病不给治,怕泄露信息,信徒死亡便尸沉潭中,即便发现,尸源难找。我女儿年轻,长得又漂亮,想想各种可能的遭遇,我们一家不寒而栗。为了尽快寻找女儿,我们想尽了办法,女婿还在寻人启事上悬赏一万元找妻子。我们只有坚持等女儿电话,时不时去查一下银行卡支出情况——只要银行卡最新发现有支出情况,说明女儿还在。女儿出走后,有多次取钱记录,每次取出200元。

直到现在,我再没接到女儿电话,到银行查帐,也没看到产生最近取款记录。我们万念俱灰,心里数百次问:女儿,你还在人世吗?

白凤霞被全能神劫持了

长按二维码

识别关注

桂风起玉林微信

玉林反邪微博